欢迎访问中国上市公司百强高峰论坛!

您的位置: 首页>新闻中心>专家观点

郑新立:坚持以扩大内需为战略支点

发布日期:2020-11-29 来源:华顿经济研究院

2020年11月28日,第二十届中国上市公司百强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。中国上市公司百强高峰论坛主席、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在论坛上发表了题为《坚持以扩大内需为战略支点》的主题演讲。

image.png

以下为演讲全文。

女士们、先生们、同志们,大家下午好!

首先我祝贺第二十届中国上市公司百强高峰论坛的召开!借此机会,我想就“坚持以扩大内需为战略支点”这一主题,谈一谈学习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的体会。

《建议》提出,要“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,加快培育完整内需体系,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,以创新驱动、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”。落实这一战略是实现“十四五”发展目标和2035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根本举措。

同志们都知道,小平同志提出“三步走”的战略,到本世纪中叶,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。我们五中全会建议,2035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发达国家水平,把小平同志提出的“三步走”战略提前了15年,这是非常令人振奋的。人均GDP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要求相当高。现在国际上发达国家的平均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4万美元,中等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是3万美元,2万美元是中等发达国家人均GDP的下限。2020年我们的平均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1万美元多一点,如果到2035年我们想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,那么每年的平均增长速度不能低于7.3%;如果到2035年我们想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收入水平的下限2万美元,那么年均增长速度不能低于4.8%。发改委正在算这个账,是达到下限,还是达到平均水平呢?我自己感到达到下限,也就是以平均每年4.8%的速度增长完全没问题;努力加把劲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3万美元,也是有可能、有条件的,关键在于扩大内需。

一、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

这次《建议》对扩大内需做了具体部署,首先是消费,要增强消费。消费是人类从事生产活动的最终目的,正是由于不断提高消费水平的愿望,才刺激了生产发展和人类文明的进步。最近十年,由于我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调整投资与消费的比例,改变了经济增长过度依赖投资的状况,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。

image.png

这个曲线是改革开放40年以来投资率和消费率的两个曲线。上面的红线是消费率,下面的绿线是投资率。一年里创造的GDP主要源于消费和投资,剩下的是进出口加上库存。我们看最近的2010—2019这10年,通过转变发展方式,投资率由过去的47%下降到43.1%,消费率由49.3%上升到55.4%,这就相当于去年我们有7万亿元以上的商品由过去用于投资和出口转变为消费,我们的消费市场一年增加了7万亿元的供给。这几年GDP实际增长速度下降,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还在逐步上升,主要是由于调整了投资和消费的比例。

image.png

《建议》讲,要“提升传统消费,培育新型消费,适当增加公共消费”。传统消费包括汽车和住房这两个大宗消费,《建议》对此提出了明确的要求。汽车消费要由购买管理向使用管理转变。这句话提得非常好,现在全国汽车限购已经有十几个市了,将来尽量不要再限购了;使用管理主要是改变汽车的使用环境、使用条件和使用强度,不要限购,这样可以让更多的年轻人买车,能够圆他们的“汽车梦”,而不要剥夺汽车这个人类文明所能带来的幸福感。住房要按照“只住不炒”的原则健康发展,要通过增加供给来稳定住房的价格,特别是让中低收入者,让进城的农民工也能够有与自己收入水平相适应的住房,做到“人人有房住”。

对名牌优质产品和绿色、健康、安全消费的需求增强。企业要满足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需要。服务消费是未来消费的增长点,特别是对教育、医疗、社会保障、健身旅游、家政服务的需求将会迅速增加。北欧一些国家,社区服务的从业人员占到全社会从业人员的50%以上。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,对养老服务的各种需求会大量增加。所以将来农民工进入城市以后大量将会进入到社区,成为社区服务人员。

二、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作用

我国城乡、区域之间差距大,工业化、城市化任务仍没有完成,生态环境欠帐较多,“十四五”正处于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爬坡阶段,必须保持一定的投资强度。


首先要补短板,包括基础设施、市政工程、农业农村、公共卫生、公共安全、生态环保等等。这些方面的短板要补上。其中,生态环境的短板怎么补?《建议》提了一句非常好的话,就是“要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”。因为生态环境,像清洁的空气、干净的水,人人都可以享用,但是清洁的空气、干净的水我作了贡献、付出了成本,投资要怎么收回?不可能通过市场交换进行补偿,所以要建立一个特殊的价值补偿机制。

生态产品价值补偿机制列了四大类。


image.png

第一类,对于不能通过市场交换实现其价值的生态产品,应当由政府制定统一的排放标准,严格监管,把治理成本统一纳入生产成本,提供清洁的空气、干净的水,要通过第一个渠道来解决。

第二类,对存量污染物的治理,应运用PPP模式加以解决,比如垃圾。现在建筑垃圾、工业垃圾、生活垃圾累计的存量达到80亿吨,大部分被填埋或者堆积,带来地下水污染的危险。怎么解决呢?要通过一些环境治理的项目,让这些造价公司做一个价值评估,完成治理需要多少费用,财政部门给予相应的政策补贴,然后通过招标,选择有资质的企业进行这项工作,包括内资企业、外资企业、国有企业、民营企业都可以来投标。

第三类,围绕碳中和的目标,实施功能型产业政策,鼓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碳中和,涉及到生产、消费、流通、分配各环节。我们要制定一个功能性的产业政策,凡是有利于减碳的活动,不管是生产还是投资,不管是流通还是消费,不管是本土企业还是外资企业,凡是有利于减碳的活动政府统统给予鼓励。

第四类,我们要围绕鼓励资源节约型消费方式,开展绿色生活创建活动,在需求侧形成对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的强大拉动力。公民从小要树立环保意识,树立绿色消费的观念,比如环境保护课从小学就要上,从消费端对绿色转型形成拉动力。

image.png

另外,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作用,还要重点搞好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。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完成之后,国民经济将会上一个新的台阶,为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奠定坚实的基础。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要加大对战略新兴产业的投入,战略新兴产业包括新一轮信息技术、生物技术、新能源、新材料、高端装备、新能源汽车、航空航天、海洋装备等产业。我们也要推进基础设施建设,包括第五代移动通讯、工业互联网、大数据中心、综合交通枢纽和物流网络、城市群和都市圈轨道交通网络化、油气管网和智慧能源系统,还有重大铁路和水利水电工程等等。

image.png

对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最近,国家发改委又做了解释,把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分三大类。第一大类是通信基础设施与信息基础设施,这一大类可以分成三个子类。第一个子类包括以5G、物联网、工业互联网、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,第二个子类包括以人工智能、云计算、区块链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,第三个子类包括以数据中心、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。第二大类是融合基础设施,主要指深度应用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技术,支撑传统基础设施转型升级的融合基础设施,如智能交通、智慧能源等。现在杭州做了一个“城市大脑”,应用场景已经达到47个。其中,智慧交通就是在红绿灯十字路口用摄像头加人工智能计算,根据各方向的车流量,实现柔性化的调解。智能化管理以后,通行效率将提高30%。第三大类是创新基础设施,主要指支撑科学研究、技术开发、产品研制的具有公益性质的基础设施,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、科教基础设施、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、国家重点实验室等。通过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支撑云办公、云课堂、云视频、云商贸、云签约、云医疗、云游戏等,这些都能促进数字经济发展。

三、畅通生产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费各个环节

image.png

首先在生产环节,我们的工业总体上处于产能过剩、高端产能供给不足的状态,农业劳动生产率过低,缺乏国际竞争力。分配环节主要是要进一步调整投资和消费的比例,稳定和提高居民消费率,重点增加中低收入者的收入。流通环节要提高交通运输通达深度,降低物流成本,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和沿边沿江沿海交通项目。消费环节要增加居民收入,特别市增加农民的收入。把这四个环节打通,社会的生产过程就可以顺畅地完成。

四、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良性互动

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。今年,中国的国内市场销售总额将超过美国,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。我们利用最大市场的优势,进口全球资源,加工成高附加值商品出口。落实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,积极考虑加入《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。实行内贸外贸一体化调控体系,这是高水平开放的标志。过去我们人均收入、消费水平较低,国内市场相比国外市场条件差,所以要鼓励出口、控制进口。现在要实行进口、出口的中性调解,国际市场、国内市场的中性调解,建立一个内贸外贸一体化的调控体系,国外的商品价格便宜、质量好我们就进口,国内的优质商品就鼓励出口。通过进出口的调节,提升产业竞争力,提升国内人民消费需求的满足程度,增加优质产品进口,扩大服务出口。实行贸易投资融合工程,通过海外投资带动零部件、原材料和劳务的出口。同时,通过海外投资也可以把海外的短缺资源进口到国内,加工以后再变成出口产品,来占领全球市场。

总之,我们要按照五中全会《建议》的要求,完成“十四五”的目标和2035年要实现的目标,这是完全有条件的!

谢谢!


(华顿经济研究院根据郑新立演讲录音整理)